你在这里

[艺文欣赏] 艺术家的爱欲交缠

莫迪里安尼的肖像画《戴围巾的珍妮.埃布特尼》。

  二十世纪初,巴黎成了艺术家的天堂。欧洲以至日本与中国的艺术家纷纷慕名去到巴黎进修、创作。他们流连蒙马特与蒙巴纳斯的酒馆及咖啡屋,抽着烟、喝着酒,激烈地讨论艺术议题,过着放浪不羁的波希米亚生活。情与爱、爱与欲,自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也许是艺术家天生浪漫、思绪比一般人敏感、情欲比你我激烈,那个年代艺术家的感情生活往往精采。像擅长描绘女性裸体及肖像的亚美迪欧.莫迪里安尼(Amedeo Modigliani ),就有一段悲哀又戏剧化的爱情故事。 早前伦敦苏富比的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上拍了一幅莫迪里安尼的肖像画《戴围巾的珍妮.埃布特尼》,画中的珍妮正是莫迪里安尼的一生至爱,亦是其女儿的母亲。拍卖行在介绍此幅肖像画时用上了「二十世纪艺术史上最凄美的伟大爱情故事」,如此哗众取宠,颇不像拍卖行固有的形象,却又反映了那个年代艺术家的爱情故事的确叫人着迷。

  说真的,莫迪里安尼与珍妮的故事也许是凄美,却跟伟大拉不上关系。所谓「凄美」,是因为好事多磨,修不成正果。悲情多是生离或死别,这次则是死别。莫迪里安尼一八八四年生于意大利一个书香家庭,他自小体弱多病,经常要留在家中休养,反而因此培养出绘画的兴趣。一九○六年,莫迪里安尼离开意大利前往巴黎发展,可惜一直没有得到太大成就。生活不顺意的他慢慢染上药物与酗酒等不良嗜好,令身体状况益发转差。一九一七年,三十三岁的莫迪里安尼遇上在蒙巴纳斯研究所学习素描的十九岁女生珍妮.埃布特尼,二人一见钟情,珍妮很快便瞒着家人跟莫迪里安尼共赋同居。

  二人同居后不久,珍妮便为莫迪里安尼诞下女儿。与同期画家如高更、毕加索相比,莫迪里安尼不算纵情纵欲,他跟珍妮的关系亦算得上正常稳定。只是,莫迪里安尼一直没有​​改掉滥药酗酒的陋习,身子愈来愈坏的他在一九二○年因急病入院,一直至翌年一月二十四日病逝,享年三十六岁。就这样,莫迪里安尼与珍妮生死相隔,而令故事更加凄美的是,痛不欲生的珍妮遗下女儿,在莫迪里安尼死后第二天便从家中跳楼轻生,当时她已第二度怀孕,而且已经九个月。这位在二十世纪巴黎短短活了二十二个年头的女人,本身也是位甚有天分的画家。只是她的创作生涯完全被她与莫迪里安尼之间的关系盖过了,她的创作什少被公开展出,而且每次都是依附着莫迪里安尼的作品展出,例如二○○三年在意大利进行的《Amedeo Modigliani,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