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刘晓波最后手稿全文披露,送给刘霞的最后礼物

「6月27日,我收到来自晓波的一条语音:『这么长时间都没见了,不用担心我,我这是铁蛋坯子,这么多事儿都经过了,这点事儿不算事儿,我一定好好的,坚持到底,为刘霞……』说到『为刘霞』三个字,他忽然哽咽,说不下去。」

  端传媒记者张洁平发自香港(专题)2017-07-14 

  图:端传媒设计部

  2017年7月5日,在病床上被严密监控的刘晓波(专题)写下三页手稿。这篇手稿,是他给刘霞好友完成的「作业」──给刘霞将要出版的摄影集做序。因为身体虚弱,手稿的字迹并不容易辨认。在官方的病情通报上,这一天,刘晓波「腹水明显增加、肝功能恶化」。

  中国官方通报,刘晓波6月7日因为「右上腹痛伴发热2周」保外就医,住进位于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并确诊为肝癌晚期至终末期。7月13日,沈阳市司法局网站公布通知,刘晓波因「多脏器官衰竭」,抢救无效死亡。官方没有公布确切的死亡时间。在医院附近等待的朋友、仰慕者、纪念者,除了在猜测中模糊看到殡仪车开出医院,并没有任何一点告别的机会。

  这篇序言,可能是刘晓波留下的最后长文,也是他留给刘霞的最后礼物。而刘霞的这本摄影集,同样是以刘晓波命名:她自己起名叫《我陪伴刘晓波的方式》(Accompanying Liu Xiaobo)。

  在摄影集的英文版序言中,著名汉学家林培瑞说,书名实在是过谦之词:「不论在生活还是艺术上,她和晓波都彼此滋养、启示、激发。『爱令人合二为一』听起来很陈词滥调,但在刘霞与晓波的故事里,它如此真实。刘霞的摄影与晓波的诗在同一个恶魔的阴影中挣扎,又在共同的智慧与灵光中生长。两人肩并肩面对、体会、忧心忡忡。」

  这本两人最后的合作作品,目前正在同时筹备多语言版本,面世时间待定。

  端传媒获刘霞好友G授权,公布刘晓波手稿文本及原稿照片如下。手稿背后的故事,也以G的采访口述方式,随信附上。

  

  刘霞《我陪伴刘晓波的方式》一书中的作者肖像。

  刘晓波最后手稿原文

  我的赞美也许是难以饶恕的毒药:

  昏暗的台灯,你送给我的第一台破旧的电脑,也许是奔腾586。

  那间简陋的屋,让我们常常让爱的凝视太过拥挤,

  你一定读过我那首描述虾米(我妻)蛮横的短诗,她去为我煮粥,要求在360秒内写出世界上最崩溃的赞美诗。

  昏暗的台灯,简陋的小屋,已经脱皮的茶几,与虾米蛮横的命令,融合得如同石头和星星第一次相遇时的惊诧,天衣无缝的相交。

  从此以后,赞美成了我一生的宿命,或者北极熊享受茫茫白雪中冬眠的本能。

Facebook